打破壟斷!外國想用1500萬買斷中國技術,中方嚴詞拒絕,如今換回來1000多億!相關技術已成世界第一

侯樹文 科技日報記者王春

“在2005年之前我國沒有自己的大型煤氣化技術,全靠引進。”華東理工大學潔凈煤技術研究所王輔臣教授將煤氣化技術比喻為煤化工產業領域的“芯片”技術。如今,我國于2014年建成的國際最大的水煤漿氣化裝置(單爐日處理煤3000噸級)已穩定運行了5年。其技術經濟指標全面超越了國外同類技術,實現了我國大型煤氣化技術從跟跑、并跑向領跑的跨越。

黑乎乎的煤塊經過高溫高壓氣化、合成氣洗滌冷卻、凈化回收等工序生產出清潔的CO+H2,成為生產合成氨、甲醇、乙烯、丙烯、清潔油品和氫氣的原料,廣泛應用于農業、發電、煉鐵等工業領域。“我國‘富煤、貧油、少氣’的能源結構特點,決定了煤炭將長期是我國的戰略原料,煤炭的清潔高效轉化對我國具有重要意義,而大型煤氣化技術就是煤炭清潔高效轉化的龍頭技術。”王輔臣說。

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大型煤氣化技術一直被外國壟斷。從80年代到2000年,我國各地引進的外國煤氣化裝置,僅付給國外的專利實施許可費就高達2億多美元,另外還得支付幾億美元的專有設備費。中國成了國外煤氣化技術的試驗場,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大型煤氣化技術是中國煤化工界幾代人的愿望。

另辟蹊徑30年基礎研究攻關突圍

萬事開頭難,基礎研究突破是煤氣化核心技術攻關的關鍵一步。早在上世紀70年代中期我國煤氣化技術團隊曾在新疆進行了一次中試試驗,但是由于基礎研究不足,關鍵核心技術缺失,隨后的技術應用中斷。80年代,技術團隊一邊向別人學習,一邊進行艱苦的基礎研究。

“面臨的首要問題是測試儀器的缺乏,主要儀器需要從國外采購。”王輔臣回憶,“九五”期間,團隊獲得了一筆較大的項目經費,其中的絕大部分都投入到了實驗室建設,購置了一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激光多普勒動態粒子分析儀”,為開展高水平基礎研究奠定了基礎。

團隊建設了國內第一套氣流床氣化爐大型冷模裝置,利用這臺先進儀器設備揭示了爐內復雜的流動過程,解決了引進技術存在的耐火磚壽命短、噴嘴壽命短、碳轉化率低等工程問題。隨后又建設了熱態實驗平臺,提出了多噴嘴對置式水煤漿氣化技術方案,并成功實現了產業化,成為我國大型煤氣化技術發展歷史上的里程碑。

來源:科技日報
為您推薦
閱讀推薦

中國地震臺網:統一回復山西網友,今天凌晨5時20分41秒,山西呂梁市交城縣發生了...

理光的GR系列數碼相機一直被譽為街拍神奇,該機擁有APS-C畫幅,而且機內內置的...

和處理器、內存、屏幕這手機三大件不同,手機的音效經常被我們忽略。很多人都...

最近,電影《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在朋友圈非常火爆,劇情精彩刺激不說,演員的演技...

女校橄榄球电子